關於部落格
防漏
  • 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聯手聯動”依法查辦食品安全瀆職犯罪

  金園園   食品安全關乎民生。面對食品安全保護中相關部門監管不力、監管人員失職瀆職問題,檢察機關應如何充分發揮職能作用,有效維護百姓“舌尖上的安全”?就此,記者採訪了有關專家學者和實務界人士。   根據近年來查處案件的情況,最高人民檢察院瀆職侵權檢察廳副廳長李忠誠介紹,危害食品安全瀆職犯罪有四個顯著特點:第一,窩案串案較多。食品生產和銷售環節多、流通廣,監管複雜,食品安全事件的發生通常是多個監管部門、多名監管人員共同瀆職造成的。第二,涉及罪名多,玩忽職守罪多發比較突出,濫用職權罪、食品監管瀆職罪、動植物檢疫徇私舞弊罪也是相對多發的罪名。放縱制售偽劣商品犯罪行為罪、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商檢失職罪、動植物檢疫失職罪也時有發生。第三,瀆職犯罪與經濟犯罪相互交織,權錢交易是監管人員瀆職犯罪的一個重要誘因。第四,食品監管領域瀆職犯罪危害後果嚴重,影響惡劣。   對於食品監管瀆職罪主觀方面的認定問題,揚州大學法學院教授馬榮春認為,食品監管瀆職罪的刑事責任認定包括諸多內容:首先是責任類別的把握。可以按照是“不該為而為”還是“該為而不為”予以大致區分,在此基礎上,對於濫用職權型犯罪再作出罪過形式是直接故意或間接故意或過於自信的過失的個案認定;對於玩忽職守型犯罪再作出罪過形式是過於自信的過失或疏忽大意的過失的個案認定。其次是共同犯罪問題。在危害食品安全瀆職犯罪的共同犯罪中,作出主從犯乃至脅從犯的個案認定,是貫徹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和體現個案正義的需要。雖然刑法規定和通行的刑法理論尚未承認共同過失犯罪,但以窩案串案表現出來的玩忽職守型食品監管瀆職罪,不妨在個案中通過作用大小和危害輕重的比較而對個案行為人的罪行輕重作出恰如其分的衡量。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教授王志祥提出,司法實踐中,存在通過區分濫用職權與玩忽職守的主觀罪過來達到區分濫用職權型食品監管瀆職犯罪與玩忽職守型食品監管瀆職犯罪目的的觀點,但實施起來不可避免地面臨困難。將主觀罪過作為兩者的區分標準,事實上是缺乏明確性的,只有將行為的客觀方面作為兩罪的主要區分標準,才可能滿足作為標準本身所要求的基本明確性。   國家檢察官學院教授楊新京認為,司法解釋對食品監管瀆職犯罪尚未確立專門的立案標準,需要引起重視。   檢察機關對食品安全監管領域瀆職犯罪負有監督、偵查之責,如何進一步提高案件質量,李忠誠認為,要更加註意抓好案件辦理的跨區協調工作,樹立整體作戰意識,在查辦食品安全領域瀆職犯罪中充分發揮反瀆辦案偵查一體化機製作用,實行線索統一管理、人才統一調配,做到資源整合、協調高效,併進一步加強偵查裝備現代化和偵查活動信息化建設。   對於如何增強打擊危害食品安全瀆職犯罪的力度和效果,馬榮春建議,一是“主動出擊”,改變“等案上門”的被動工作局面,定期或不定期地深入食品生產、銷售和消費領域走訪調查,以及時查辦食品安全瀆職犯罪案件;二是“聯手出擊”,即強化與公安等職能機關和檢察機關內部偵監、公訴等其他職能部門的“協調聯動”,以提高危害食品安全瀆職犯罪案件的查辦效率。   從整體上看,食品安全治理是一項長期系統工程,需要實現社會共治。馬榮春認為,食品安全監管體制應沿著橫向與縱向的方向進行完善:橫向完善指的是工商、質監和衛生檢疫等職責機關進行信息共享和聯動查辦等;縱向完善指的是食品生產、銷售者與食品安全直接監管者之間、食品安全直接監管者與食品安全間接監管者之間應形成一條“監管鏈”。   (報道詳見《人民檢察》第19期)  (原標題:“聯手聯動”依法查辦食品安全瀆職犯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